不要霉汤包

【希寡】在游乐场

:

23333盲射梗简直笑死人 寡姐被副局抱在怀里亲画面感满分!


DeanLovesPie_江夜:



神盾局兢兢业业的希尔副局长今天破天荒的请了一天的假,理由是处理个人事务。罗曼诺夫特工今天也不见人影。倒不是说这两件事有任何联系,反正后者一年中也没有三天会准时上班。然而如果有人留意,便会验证寇森被众人指为不靠谱的猜测,副局长她今天的的确确是跟黑寡妇一起,

去了迪斯尼乐园。

事情的起因完全是因为娜塔莎去找老相好,不是,老乡吧唧聊天时看到他家摆着的两个一人多高的泰迪熊,据吧唧说是他跟大盾去游乐场赢回来的。娜塔莎当即跟两只熊合照并发给玛丽亚,在玛丽亚装傻三天之后还黑进玛丽亚手机设成了锁屏图。

玛丽亚的确承认这是一张漂亮的锁屏图并且每次都让她一秒笑破冰山脸,但是如果再以工作忙为由推脱谁知道娜塔莎会不会就在游乐场安个炸弹叫她亲自去拆。况且最近都很太平,头上顶俩犄角那家伙也被冒充什么神祗的腱子肉男抓回老家,休息一天也还不错。不过还要再等两天才能去,玛丽亚心想。

【入口】
“排队的人好多啊,我都站困了。”娜塔莎挂在玛丽亚胳膊上来回晃荡着,偶尔踮脚向四周看。
“第一,是你吵着要一大早就来的。第二,别想着从围栏跳过去。”玛丽亚忍着笑耸了耸肩。
“好好好。”娜塔莎从包里掏出两根糖果棒,分给玛丽亚一支。

【过山车】
进园以后娜塔莎和玛丽亚就直奔过山车而来,也不知到底平时是不是还不够刺激。
玛丽亚朝着警示标牌一努嘴,“六十岁以上老年人不允许乘坐哦~”
娜塔莎白了她一眼,“看过四十年你还敢不敢跟我嘚瑟!”
二人系上安全带,玛丽亚伸手检查娜塔莎的安全带,被娜塔莎轻轻一打,“当我小孩子么?”又转头看看玛丽亚,像发现新大陆一样,“你是不是害怕?”
玛丽亚挤出一个笑容,猛摇着头连说了十六个“不是”,然后攥住了娜塔莎的手。娜塔莎也紧紧的握住了细长而略冰凉的手指。
过山车缓缓开动,乘客的尖叫声越来越大。其中有两个声音,一个略沙哑的女声时不时发出的兴奋的笑声,以及一个略带鼻音的女声,从头叫到尾。
下来以后工作人员发给她们个纸条让她们去领照片。娜塔莎把照片拿在手里,笑得跺脚。只见娜塔莎被照相女神附体一般,表情酷炫,红发在风中好不飘逸,玛丽亚则是僵直在座位上,双眼翻白嘴角向下。娜塔莎差点告诉她,“你打人时一直这个表情”,不过她还是忍住了。
因为娜塔莎坚持要留下玛丽亚“可爱”的一瞬,也因为玛丽亚不能让自己在展板上多“可爱”一刻,玛丽亚看看价签,苦着脸掏出了二十块钱。

【冰淇淋】
一个冰淇淋摊前站了一圈人,时不时发出阵阵笑声,娜塔莎和玛丽亚便走过去看个究竟。原来是新流行的外国把戏,老板把冰淇淋在买者面前颠来倒去,让人眼看着却抓不着,急得面红。
娜塔莎用膝盖顶了顶玛丽亚,笑着使个眼色怂恿玛丽亚去买。
“你确定?”玛丽亚歪头。
“十分确定,我想吃葡萄干朗姆酒味的,快去~”娜塔莎露出经典的被玛丽亚称为“准没好事”的笑容。
玛丽亚犹豫着走过去,自想多年军事训练不是白受的,只要这般如此,如此这般便好。谁知摊主却又换了一套把戏,把那盛冰淇淋的长勺前后上下舞得翻飞,玛丽亚伸手两次,竟没捉住。之后那冰淇淋竟直奔面门而来,逼得玛丽亚退了半步。
娜塔莎在一旁已笑得前仰后合,走过去一推玛丽亚,“我来。”
摊主见此红发美女,更加卖力,不想娜塔莎眼疾手快,把冰淇淋稳稳拿在手中。摊主直过了半秒才意识到长勺另一端已是空的,笑着点头,围观者也纷纷鼓起掌。
娜塔莎将冰淇淋举到玛丽亚面前,一抬眉毛。玛丽亚舔了一口冰淇淋,问她,“你跟快银,没什么亲戚关系吧?”

【射击】
“喏,就是这家。”娜塔莎把射击亭指给玛丽亚看。二人枪法都极好,赢几只大熊不是难事,但玛丽亚担心娜塔莎暴露身份,特意提醒她“别射太准”,换来一句“用你废话”。
娜塔莎先来,枪枪十环,抱得一只一人高的米老鼠。正奇怪间,看见那一人多高的泰迪熊立在角落,问工作人员何故。
那人苦着脸解释,前些天有一大胸男和一烟熏妆男来赢走俩,现在就还剩两个,不好做奖品了。
娜塔莎一转眼珠,叫玛丽亚附耳,向她低语一句。玛丽亚皱皱眉,还是向前拿起枪。不是一把,是两把。闭起眼睛一阵射。全部十环。围观的人都大声称奇,说她该得头奖。那小哥也是看愣了,给经理一个电话,就把大熊抬了出来。
“这熊怎么比你还沉。”玛丽亚背着熊看向抱着米老鼠的娜塔莎。

【鬼屋】
天色渐晚,鬼屋闪烁的霓虹灯将二人吸引。玛丽亚向来不信什么鬼神,想着娜塔莎杀人如宰猪,估计也不怕这些,揽着她的手臂就走了进去。
进去以后跟外面分明两个世界,灯光昏暗,只有弥散的蒸汽被照成幽幽蓝色,温度也一下低了几度。玛丽亚感觉自己旁边的身体一震。
转过一个拐角,迎头撞上一个骇人的面具,娜塔莎倒吸一口气。虽然声音很低但玛丽亚还是注意到了,摸了摸她的手臂安慰。
在一系列诡异的设置后,一具骨架突然从二人头上掉下来,这下娜塔莎着着实实的尖叫了一声,把玛丽亚都吓了一跳。玛丽亚只得摸摸她的头发,又抱在怀里亲了亲,方才继续前行。
进入有工作人员扮演的鬼怪区域,娜塔莎紧紧贴在玛丽亚身旁,从鬼怪丛中走过,正当二人以为鬼怪们皆已在身后,一位死神突然从娜塔莎一侧的墙壁中穿出,朝娜塔莎扑来。娜塔莎手足无措,伸拳就冲死神先生面门打去。玛丽亚一惊,赶忙去拦,在黑暗中拦下了娜塔莎铁拳,不过这一拳还是落在可怜的死神胸前。让这小伙子倒在墙上直喘了半小时大气。娜塔莎拽着玛丽亚急急走出门去。
如果你是在她们之后光顾这家鬼屋,你应该会看到门前挂着个“禁止殴打工作人员”的标识,很显眼的。

【城堡】
二人游玩一天,散步至一处仿着动画片而建的城堡。此时天色渐暗,四下无人。玛丽亚白衣黑发,娜塔莎黑裙红发,在红墙白瓦环绕的广场中并肩缓行,竟照得城堡真如梦境。
“童话里的公主都有点傻傻的,我就从没羡慕过公主。”娜塔莎一边抬头看着建筑,一边懒散的说。
“我同意,你更像邪恶的女王。”玛丽亚回头看向她。
“那么这个国家可就要有两个女王了。”
游乐园中飘来音乐,正是古典优雅的舞曲。
“可否有幸与您共舞一曲,我的女王?”玛丽亚躬身,伸出右手,又抬头,盈盈笑着看向娜塔莎。
“很荣幸,我的女王。”

“生日快乐,娜塔莎。”玛丽亚拿出一个礼物盒放进娜塔莎手中。看着一脸惊讶的娜塔莎,又解释说,“我派人去俄罗斯做了些调查。1928年11月22日凌晨2点,一名红发小美女出生于斯大林格勒医院。”玛丽亚一脸笑意看着娜塔莎。
“哈哈哈,你还真信,那记录被我改过,其实我是处女座。”
“。。。。。。”

“逗你的啦,这是我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生日,谢谢你。”娜塔莎低头,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
玛丽亚展开眉头,“就算你是处女座我也吃定你了。”说完低头亲了一下娜塔莎的左脸。
“还有夜场,要不要玩?”
“好呀,反正我有的是精力~就看年轻人你了~”
娜塔莎牵起玛丽亚的手,向着挤满了人的热狗摊前跑去。


评论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