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霉汤包

如斯就好(希寡)

RexAuthentic:

今天小渣渣的罗夫特粉过百,于是小渣渣很没出息地开心。。然后又因为完成了一件事,于是更文。如下


--------------------------------------------------------------------------------


第二十一章 重聚


正在迷糊间,娜塔莎感觉到好像有一只手极轻柔地抚弄着自己的头发,便立刻警觉地坐直,却瞬间对上了希尔因为无力而显得格外柔软的眼神。“You look like shit Natasha.”希尔轻声说道。娜塔莎垂下了眼睑,带着不知是喜悦还是无奈,挤出一个笑容:“Yeah?And you’re a lot shittier.”希尔的嘴角浮现出一个好看的角度,又轻轻闭眼将头偏回枕头的中央。娜塔莎伸出右手,覆在希尔的手上,希尔却翻过手掌一把抓住了她。“对不起,在这么关键的时期还……”希尔有些懊恼地说道。“这不是你的错Maria,我应该早点提醒你的。”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手扣在一起摩挲着。


“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工作?”希尔冷不丁地突然问道。娜塔莎知道有了自己的血清,希尔很快就能恢复,即使效率不如自己。不过她完全不想让希尔知道自己所经历过的种种:“工作狂,你就不知道多休息一会儿吗?”而说完后因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不耐烦所愧疚。“……OK.”希尔知道娜塔莎一定有什么瞒着自己,却也不再多说,毕竟娜塔莎一直都是一个背负秘密的人,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无非是等自己回去工作后再慢慢发掘。


“你好好休息吧。有什么需要就叫我。”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娜塔莎说着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希尔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发现她刚才一直藏着的左手缠着白色的绷带。


“最好不要告诉她真实情况。”门外,娜塔莎在寇森耳边低语了一番。


----------------------------------------------------------------------------------------------------------------------


娜塔莎坐在床沿拿着毛巾擦拭着刚刚洗过的头发时,门咔地一声开了。娜塔莎瞥了一眼,只见希尔双手抱在胸前,站在门框里严肃地打量着自己。娜塔莎收回视线,继续若无其事地擦拭着。希尔对娜塔莎的漫不经心在心里暴走了一番,却只好自己走了进来,站在娜塔莎前面俯视着她。而此时的娜塔莎也停下了动作,左手拿着毛巾,和希尔“大眼瞪小眼”。


“左手伸出来。”希尔命令道。娜塔莎随手把毛巾一丢,故作优雅地伸出了左手:“So what?”“这……好吧。我知道你恢复的很快。”“没什么,一个小任务的小问题。”“You’re a terrible liar, Nat.”“Oh,thx, I’ll take it as a compliment. 你可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Maria.”一丝戏谑又浮上娜塔莎的嘴角。而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希尔已经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她们的鼻尖只有几毫米的距离时,希尔直视着娜塔莎瞪大的绿眼,说道:“我什么都知道了。”就在短暂的几毫秒的反应时间里,娜塔莎用她的短腿顺势一勾,便和希尔的位置来了个180度大转换:“那就什么都不要说”,便吸上了希尔的唇。这次换希尔惊讶了,但她也不甘示弱,双手紧紧箍住娜塔莎的腰,向侧面一翻又将娜塔莎压在身下,同时扯掉了自己的制服外套,抓着娜塔莎就“啃”了起来,不肯放过每一寸柔软白嫩的肌肤。而娜塔莎也积极地回应着,两人没过多久便都一丝不挂了,如滚筒洗衣机一般酣战着,较量着,享受着,互相在对方的身体上印下片片狂野的红斑。


当希尔那纤细却修长的手指那样无所顾忌地进去的时候,娜塔莎知道她们之间和之前的任何一次都不再一样。有节律的动作,摄人魂魄的呻吟,忘我挥洒的汗水。这个夜晚她们都暂时忘却了一切。


“好吧,早知道我就早点把血清给你了。”娜塔莎微微喘息,对着旁边也四仰八叉的希尔说道。“……难道我之前很糟糕吗。”“现在也好不到哪去。Besides,我才是正版的。”话音刚落,娜塔莎便一个打挺骑到毫无防备的希尔身上,展开新一轮的攻势。“嗷——”希尔苦叫了一声,不得不重整旗鼓,只是,她们的角色换了一下。


“Natasha,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说,谢谢。”当一切都静下来时,希尔缓缓地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欠你的。”娜塔莎瞪着眼睛,看着空虚的黑夜说道。“我以为我们早就扯平了不是吗?”“有些人的过去可能是永远都过不去的。”[就像我明天必须回去了结的事一样]娜塔莎在心里悄悄说。

就这样,今夜,相拥着入睡,就一夜也好。

评论

热度(57)

  1. 不要霉汤包RexAuthentic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