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霉汤包

[POI][Shoot]Bang Bang(下)

Parachute:

上篇传送门【中篇传送门】


 


前情提要+本节梗概:


我和女票在俄罗斯雪山里玩使命召唤。不过爸妈什么时候才能来救我们?!


前言:枪战来了,但糖不多……作战与搞姬不可兼得。


——时间线:图书馆时期


09.


两人一路非常谨慎,她们已经搞定了目标建筑周围的所有岗哨,并且是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


Root正在等一些基本的数据流写入自己的大脑。 


  


伴随着TM的声音,Root的脑子里渐渐清晰起来,她正在进入角色,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在梦里想起了前世的记忆。


下一刻,她准备好了——只是过了几秒钟,她已经是洞悉一切、随时可以行动的TM关键执行人了。 


Shaw正扭头向Root看来,她还是那幅冷峻的脸孔。Root微微一笑,冲她翘了翘大拇指,示意一切正常。


Root把手中的格洛克18C装满子弹,整整十七发,而身后背着的那把M16A4步枪的弹夹能装三十发,而且其中一发已经用来打穿上一个岗哨的哨兵的脑袋。她一边在雪地里小跑,一边利用有限的时间在脑海中列出首先要完成的几件任务,定下时间表。


她们来到一处石坡,放慢脚步。坡下就是目标建筑,恐怖分子藏在切尔斯基山脉里的重要据点——一个孤零零的仓库式样的建筑伫立在皑皑白雪之中,一半隐没在高大的雪松投下的树影里。Root瞄着手里的心跳识别系统,突然抓住Shaw,弯腰躲在一块岩石后。


一阵引擎声响起。Shaw把步枪搁在肩头,倚着石块偷偷探头俯视,Root紧贴着站在她的背后。两辆运送导弹的军用卡车停在仓库门口,六名看守分布排开,围成小圈站在两辆卡车周围,身穿迷彩服。他们大多端着AK47,拿着这把倒霉的枪,无异于给自己脑门上贴上恐怖分子的标签。


“Root,告诉我你的计划。”Shaw尽力忽略掉身后人有意无意落在她耳后的气息。


“尽管我非常不舍,”Root双手搭在她肩上,轻轻耳语道:“但是亲爱的,我们必须分头行动了。”




Shaw对于Root提出的任务安排并无异议:把门口的导弹运输小队留给她——事实上,她觉得并不过瘾。而且,如果高个儿女子走之前没有指手画脚地叮嘱她“你手里的AN97剩余子弹可不多了哦~”,她会更开心一点。


Shaw在石坡上继续默默观察了几分钟。距离不远,不到一百码,甚至能听见那些守卫踏在雪上发出的嘎吱声。Shaw手指一动,把步枪拨到了单发点射。六个守卫,两个司机,八个轮胎。弹夹里还剩十八发子弹,马上至少要用去十六发。之后据点里一定会出现增援的士兵,她得省着点儿子弹。补充弹药一定是要在她弹无虚发地击中上述目标,成功阻止卡车驶离之后进行——Root告诉她两点钟方向的守卫左边口袋里有八副弹夹。


Shaw俯身将身体重心移到岩石上,瞄准了第一个目标。接着他慢慢把枪移向第二个,第三个,从头到尾模拟了一遍射击所有目标的流程。她可不想再出岔子——被俄罗斯人抓走,再让Root扮个英雄救美之类。


推演完毕。她重新瞄准第一个目标,稍等片刻后扣动扳机。枪声在山壁间回旋激荡,第一辆卡车的右前轮砰地爆炸。她立刻移到左前轮,开枪。卡车车头顿时塌了下去,就像一头受到惊吓后双膝下跪的牛。


Shaw不慌不忙地连续打了五枪,守卫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五个轮胎已经应声爆裂。在第六发子弹飞出的瞬间,她用眼角余光瞄见守卫们正飞身寻找掩护,其中几个直接趴在地上。第七发子弹飞出,稍等片刻之后是第八发。最远的那个轮胎难度最大,角度倾斜,被外侧的轮胎遮挡住大部,让Shaw难以瞄准。


屏住呼吸,扣动扳机。砰!轮胎砰地爆炸,第二辆卡车的车头也轰然坍塌。


两点钟方向离最近的那名守卫并没有找掩护,而是立在原地,端起枪瞄准Shaw藏身的岩石。他手里的是一把AN97,与Shaw的型号相同,唯一不同的是,他的长弹夹里装有满满的三十发子弹。那家伙一动不动地端起枪,瞄准岩石后面的目标,似乎忘记了在遭受伏击时要先找到掩体的战斗常识。真不知该说他是个英雄还是个白痴。


Shaw蹲下,只等对方开枪。AN97步枪是一款非常顺手的武器,俄国海军步兵御用装备。弹道稳定,便于瞄准,射击精度比AN94还要高出数倍,其最大的特点就是两发点射的散布精度极高。守卫的步枪用的正是两发点射模式,两发子弹在一眨眼不到的工夫连续飞来,却只击中Shaw头顶十五英尺的树干。枝干上的积雪瞬间被震得哗哗坠落。


守兵向前跑了几步,接着射击。又两发子弹钻进树干,随后传来砰的枪响。这种情况只有子弹速度比声速快的时候才会发生,你会先听见子弹击中目标,其后才会听见枪声。


Shaw在估算两人之间的距离。转瞬间,又两颗子弹飞来,比先前又近了几步。子弹角度表明两人之间已相当接近,不足六英尺的距离。Shaw即刻决定,从岩石后一探头,咔嗒扣动扳机,子弹倏地击中士兵前胸。士兵应声后仰倒地,步枪滑落身下。Shaw一动不动,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那家伙没死透,随即又补了一枪。


砰。这回子弹从他脑门穿过。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溅落在一尘不染的白雪上。白色映衬着红色,组成一副几近残酷的图画。


Shaw迅速从守卫的衣袋里掏出弹夹换上,并带走了其余的弹夹。疲倦啃噬着她身体的每一寸,寒冷遍布爬上她的每一道神经,同时肾上腺素在她的体内燃烧沸腾。真是奇怪的感觉,Shaw在心里暗想。




10.


Root知道Shaw之所在会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那儿是仓库门口,还有即将装箱运往美国的若干枚地空导弹,仓库内部的增援力量会把目光投向那里,所以Root从另一条密道溜进仓库,只需用格洛克闷声干掉区区两名把守,就轻松地在TM提示下找到了攻击识别系统模块*(注:军用识别装置,为人造卫星提供敌我的身份识别功能。)


她们两个只剩下一枚无线电通讯器,所以Root无法即时与Shaw取得联络。Root低头看向手里心跳识别系统的屏幕,她分辨出屏幕中代表Shaw的绿色圆点正在不断变换位置,速度很慢地向仓库里面靠近——Shaw走的是大门,而那里一定有重兵把守。Root粗略估计了一下显示屏里出现的其他绿色圆点的数量,20多个。看来她给Shaw的任务略微棘手,但她能确定Shaw乐在其中。


不过,Root也确实感觉到自己手心冒出了汗。




等待了十几分钟后,屏幕上的绿点慢慢变少,代表Shaw的绿点终于进入了仓库。Root舒了口气,嘴角漾起笑意,一股暖流从心底冒了上来。她站起身装备好武器准备与Shaw进行接应。


可就在下一秒,暖流骤然急冻成惊恐的冰柱。显示屏里一个表示敌军的绿点突然毫无预兆地出现,向Shaw的背后靠近。




Root呆立在原地,她甚至无法给Shaw任何提示或是紧急援助。Root只感觉自己被冻在了切尔斯基山脉深处,心脏被一只冰凉的手狠狠握住。她睁大双眼看着两颗绿色光点距离越来越近,直至重合,接着便只剩下一个绿点。




AN97发出的清脆爆裂声点进皮层,宛如刺耳尖叫。




Root的眼睛看不清所有,干枯而空洞地敞开,直到有东西蔓延进耳朵。




“喂,Root,你站在那里发什么愣?”


11.


故事发生在零下20℃充满血腥与杀戮的冷酷山谷,所以两位女主角相视一笑的时候,棕发女人的嘴唇却一下子因为西伯利亚的干冷而裂开了口子。


“够尴尬的。你的上帝没提醒你要带润唇膏吗?”Shaw从口袋里翻出手帕,递给了Root。“别舔,不然嘴唇干裂得更快。”


这时,他们听到了直升机的声音。低频的震动透过墙体传了进来,越来越响。Shaw按下通讯器的通话键:“Harold,我真希望是你在外面。”


“事实上,Ms.Shaw,我和Mr.Reese已经到达了指定地点上空,但是遇到了一点麻烦。受上扬斯克山脉和切尔科沃山脉应力抵抗及东南方向的应力挤压,在局部小气候条件下容易产生风切,我们——”


“挑重点说,Harold!”Root一把抢过了Shaw的通讯器。


“直升机可能无法降落地面,你和Ms.Shaw——”


“Harold,”她说。“准备好低空盘旋,我待会儿再打过来。”


还没等对方做出反应,Root就断开了无线电。在身后的脚步声响起之前,她就转过头开了一枪。


“Babe,准备好了吗?”Root晃了晃手中的心跳检测仪,上面密密麻麻的绿色光点正在接近。她把格洛克手枪放到了腰后,掏出了背着的M16A4。


Shaw也换上AN97的弹夹,嘴角勾起满意的微笑。


“正合我意。”




瞬间,整个一层仓库就都充满了火药味。在一名枪手举起凯力克冲锋枪的时候,Shaw给了他的手腕一枪,改变了枪口的方向。枪口喷着火光,铜弹壳像雨点一样落在地上。货架旁边站着的一排人被转向的子弹击中,整个架子上的午餐肉罐头都爆裂开来,跌落在地。


Root手中的那杆M16A4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标准装备。这个型号沿用了M16A2的三发点射模式,每次连发三枚子弹后,扳机会自动锁上。每扣动扳机一次即是三发子弹,乘以六个目标,共需扣动扳机六次,十八发子弹,每次连发用时0.2秒。


问题出在连续扣动锁定的扳机的动作浪费了时间,所以在第四个家伙倒地的时候,Root陷入了麻烦。她并不是逐一瞄准,而是从左到右沿着一条弧线扫射过去。对面六人也纷纷举枪——只不过前四个人根本没来得及举起枪就已经倒下。可在第四个倒地时,第五、第六个已经端平手中的武器。




Root决定赌一把。这种出于本能的决定如此之迅速,甚至TM都无法在0.2秒之内运算出结果。她把枪直接瞄准第六个人,全心信赖Shaw能解决第五个。这种凭借本能的决定根本没有任何凭据可言,全凭Shaw给他的直觉,以及两人之间的默契。


两支枪中弹药筒里的火药在百万分之一秒内爆炸,急速膨胀成超热气流,子弹正是需要借这股动力,窜出枪管飞向空中。




第五个家伙与第六个同时倒下。




Root重重地呼了口气,靠着墙壁滑坐在地上。周围终于陷入寂静,火药产生的巨响好像还在整个山谷里盘旋,硝烟在从舷窗透进室内的丁达尔效应光柱中静静升腾。TM在耳中确认,没有漏网之鱼。




Shaw把枪扛在肩上,向Root伸出手。


“真够火辣的。”她说。


“我们是天生一对,Sameen。”Root笑答,握住了Shaw的手。




12.


一般回想到这里,自然是要轻笑出声的。于是Root艰难地扯了扯嘴角,嘴唇却一下子因为纽约干燥的冬天而裂开了口子。血的味道弥漫开来。


虽然那味道也很甜,却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不是那个曾在俄罗斯的冰天雪地里萦绕在她口腔中,快要融化的味道。那股甜美留在了Shaw递给她的带着淡淡雪松味的手帕上。


后来的事情她印象不深了,大概是她们两个跌跌撞撞地走出仓库,给John驾驶的鱼鹰直升机做了地面指引。Root对Harold黑进五角大楼搞到鱼鹰的事情很感兴趣,但后者对此事却是绝口不提。




当时,Root望着一望无垠的白色山谷,轰鸣着飞近的直升机,还有站在身边戴着好笑帽子的Shaw。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喜欢这种生活,以及那个喜欢翻白眼的小个子女人。 




Fin.




感谢 @FEBEPHOEBE 对本文的贡献。枪支资料来源百度,尽可能做到准确。


放个插图ww图源使命召唤系列游戏:



freetalk


说好了春节前更完……对不起我错了,假期大家懂得,懒癌。不过赶在初一更文,也算是遵守诺言了吧,哈哈。此文配合着鞭炮声什么的食用应该也不错。


年后要忙一些自己的事情,可能要暂停写东西。不是退圈啦,有时间还会和迷妹们YY肖根的。谢谢诸位迷妹,和你们的交流让我觉得很快乐。


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新年快乐,期待重逢。

评论

热度(89)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Parachute 转载了此文字
  2. JFMParachute 转载了此文字
  3. 不要霉汤包Parachute 转载了此文字